如今,随着知识产权的普及和品牌经济的日益普及,拥有一项专利和一个商标就可以掌握一个企业的生命线。俗话说:“商场就像战场,商标就是利器。”。创办商标、寻求商机已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共识。然而,随着近年来我国商标申请量的快速增长,商标词资源几乎枯竭,商标资源的竞争日趋激烈。

“三都奥”离家出走

有一种损失叫做“挂失”。交城市三都农民林静对此深有体会。

老林刚刚成立了一家专业的地方鸡鸭养殖合作社,并考虑了的产品商标“三都澳”。但没有成功。上月底,他来到当地工商部门咨询商标注册事宜。经查询,我们发现“三都澳”商标已被浙江温州人注册了很长一段时间,他只好放弃,另谋出路。

“就像一个女人发现了一朵名花,就发现了它。”老林就很失望。

更有甚者,经进一步查询发现,除此之外,“三都澳”商标还注册了茶叶、茶食品、活鱼、船舶等18个常见类别,近半数注册人来自浙江、福州等地!其中,福州人还注册了6类商标。

根据《商标法》,县级以上行政区域的地名不得用于商标注册。三都澳是闽东乃至全省的地名,不受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限制。是闽东优秀的商标资源。然而,先被外地人注册,尤其是闽东两大产业茶产业和水产产业更是令人遗憾。

据了解,商标的文字和图案包罗万象,几乎没有法律。他们的注册纯粹是一种市场行为。很难核实与闽东相关的优秀商标资源有多少是“流放”的,或者是地理、文化、风景名胜区。但是,即使是注册商标,特别是出口型企业的注册商标,如果不进行必要的防御性保护,也可能被遗漏,遭受巨大损失。

在“中国中小电机之都”福安,凯捷利电机公司有这样的经验。2004年,该公司的“Kaijieli and map”商标被其代理商在伊朗注册,并被勒索赔偿“损失”。在省、市工商部门的指导下,科吉利汽车向伊朗司法机关提起诉讼,并启动了跨国诉讼。终,他虽然重新获得了商标注册权,但诉讼费用却高达数万元,是注册**商标费用的几十倍。

“如果打不回来,要么退出区域市场,要么再做一个商标和一汽再打!”该公司人士无奈地说